网址:http://www.aoshimisi.com
站名:www.tb8822.com
关键字:

天博国际您的当前位置: > 天博国际 >

(我是前广东科龙电器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顾雏军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我是前广东科龙电器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顾雏军,我被中国最邪恶的四个贪官污吏范福春(证监会前副主席)、郑少东(前公安部部长助理现已被判死缓)、陈云贤(广东省副省长)、刘兴强(大连商品交易所总经理)用完全伪造的罪证和莫须有的罪名关押了7年多。我终于在最苛刻的减刑条件下于2012年9月6日减刑出狱。)




主持人:欢迎各位来到现场,今天下午顾雏军会将《民营企业家顾雏军牢狱之灾》做回应,我们欢迎顾雏军先生上台。

 

顾雏军:我戴个帽子(草民完全无罪),大家可以拍三分钟。没办法,出来就瘦了。谢谢大家,谢谢大家来参加这个会议,并且对这个案子真相的信任,我非常的感谢。谢谢,先停一下,我们先看这篇文章我是9月6号被放出来,然后我出来第一分钟,接我们公司员工就把我们公司的情况给我看了一下,我在监狱里面的时候,那些警官跟我说,有人跟我在近来有一篇文章,但是我一直没找到那个文章,我在9月6号出来以后看到这个文章,我觉得这个文章表明了中国还是有公正和公理、人心的,不是所有的人都是站在权势的一边,站在贪官污吏的一面,因为他们给我泼了很多的脏水、黑水。所以我今天来回应吴风度的文章,最重要的一条,第一条就是说我还没有找到吴风度作者本人,我相信可能如果,今天这个会开完了,假如几天之内我还没有被抓进去了话,我估计他可能会来找我,因为他也可能怕给我带来一些不方便。

 

首先吴风度的文章说的,因为他里面提的很多事都是我亲身经历的,我现在要说的,首先就是关于最高检这一段,我出来问我的同事,最高检有一个结论,就是这个案子是“立案动机不纯,完全不够立案条件”,最高检的结论就是应做不起诉处理,然后他们在压力之下,最后不得不让这个案子进入起诉程序,但是最高检还是认为,他们是对的,所以他们开这个党组会议,让每一个党组成员的人来签字。

 

我出来以后,我一直找这方面的证据,有没谁看到这个东西,我现在还没有见工商联领导,没有见工商领导的原因是这样的,我现在开新闻发布会,我不想全国的领导让我来开的,所以我开了这个发布会以后再去见他们,所以我想我还是要求证这件事,当然我的有一些朋友也说这个事,就说这件事情的话,你可以直接的去求证,因为你已经住牢住满了,住了7年多,现在放出来,这个案子不涉及到国家的隐私,有什么罪证对我有利的,不利的都应该呈现给大家,这就是公审的法律原则,如果最高检有这么一份东西,他们认为当时根本就不存在犯罪要起诉的条件,不存在这个刑事犯罪这一点,并且他们做了党组决议,我相信这个非常认证一件事,也是要对历史有个交代。

 

我住牢住了7年,已经出来了,现在应该是对真相有个交代的时候,所以我希望最高检能把党组决议给大家公开一下,因为我想这个不是国家的机密,这里面我的这个案子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经济案子,怎么也不是国家的案子,最高检还认为不应该起诉,所以我开这个会议的目的,也是想告诉你,就这一点我还没有得到最后的确认,我会不依不饶的求证这一点。

 

关于吴风度文章所说的部分,我可以证明是真的,因为这些我都经历过,所以我想占用大家宝贵的时间,我想把整个案子的来龙去脉和吴风度文章一些情况给大家讲一下。基本上是跟着吴风度文章的脉络来讲,因为很多的人都看过这个文章了,吴风度这个文章说的第一个概念,就是这个案子是不够起诉条件,就是查了广东省2005年5月初公安局进入这个案子。

 

然后2005年7月15号,我出来以后,向我的同事求证了,是这个时间,广东省委和省政府开了一个关于科龙案子的结案会议,这个结案会议我知道的结果是,科龙案子没有刑事责任,所以这个就不可能去抓人,后来广东省政府就跟全国工商联联系,要求我过去跟他们谈科龙股权的转让问题,我跟全国工商联的副主席和全国的法律顾问,因为他们是7月5号开的,开了以后有这个结论之后,他们也知道我在转让各种股权,在这种情况下,我知道他们是由有关人员,他们当时开的研究决定,就希望把这个股权给美的,当时我知道这个事情,他们形成一个报告给广东省的领导,其中广源同志是当时书记,他有一个说法,他说已经很高了,在看他能不能承受得了。

 

他有这个疑问,但是这些人,我想具体是他们整怎么样的我不知道,但是他们是成本拿来,或者很低的成本拿来,所以他就没有最大的负担。我是7月23号,跟全国工商联光阳副主席和法律顾问我们一起分到这个,当时他说,就让区长接待我,他跟我谈的,要卖股权,我们政府现在希望你给出一个计划,所以我现在知道他们汇报的情况,所以我现在需要的是我当时跟他们跟国外公司谈的话,一般会有一个时间。

 

国内是在长虹和海信谈的,长虹我们跟他已经签了意向书,是17元人民币,海信我是亲自去的,因为海信是主动找我们谈的,他们很有兴趣,所以当时谈的价钱,我说8月10号如果你们肯出钱,那就是12亿人民币,如果8月10号不肯出钱,那么我们就会把你们去掉,找另外一家,这个时候,我说如果美的愿意出12个亿我愿意给。

 

我说既然你们已经跟广东省委出了请示,我说我出12亿,我说这个是最低的,我可以卖给他,突然陈云贤说,如果不是你成本把这个公司股权转让给政府,他就会抓我,我就很奇怪,广东省政府抓着这个对我们进行3个月的刑事调查之后,结论就是本案没有刑事责任,那你凭什么抓我,我根本就不相信他会能抓得了我,难道他当时小小的一个副局长干部,可以把广东省的决定置于不理吗?你现在知道了,他能抓你,并且他真的抓你。

 

我说如果现在再给你一个机会,你愿意不愿意给他,我说我不会给他,因为到底很简单,这个抢钱,如果有谁是经济犯罪的话,陈云贤、范福春他们才是这个案间最大的罪犯,我这个公司最大的是6.8个亿,这个我会讲清楚的,我说的很清楚,我不管怎么样,我知道他有能力抓我,而且真正他也能判我,真正他副委什么都敢干,我的股权就是不给他,宁给他,我把这个破产的公司拯救回来我付出了很多,科龙当时是亏产了多少亿,当时买的第一个不是找的我,当时各家认为房地产不会买一个家电公司,所以最后才有投资银行找到我,问我有没有兴趣。

 

我们开始谈的时候,他们告诉我中报有1000万。我也跟他讲的很清楚,我不可能拥有股权,再放六点几亿的现金,我想不可能的,所以政府就问这个工商局怎么做,工商局说是这样的,你们可以申请广东省的高新产业公司,因为这个对他是没有限制的,所以75%、85%都没有关系。

 

最后工商局的观点就是你在没有批下来高新产业公司的时候,由政府作为担保,并且法庭证据提供给法庭了,我们在2002年底拿到了政府的高新产业证据,也就是广东格林柯尔公司,原来格林柯尔是一个股权控股公司,在2002年已经有了高新产规定,也就说这个无形资产比例没有问题。给我判罪的时候,我把这个提供给了政府,也就是说有这个东西没有关系,但是法庭根本不理这个,还是给我判罪。

 

大家是知道的,你们上网也可以看到这个,这里面引申出来一个问题,就是为什么有这个虚报资本罪,为什么我们的律师在庭审中都是一致的说,这个虚报资本罪是立案动机不纯。我猜想,我用的词大家不要误会,当时给谢过阳(音)同志说,顾氏不是您给政府的话,我们该去抓他。他们抓了我,他们的目的就是判广东格林柯尔这个公司是虚报中报资本,从而是一个违法的公司,从而就取消这个公司。

 

股权自然就回到那个集团去了,也就是他们可以用这个方法来抢夺我的股权,这个很简单,这个听起来好像很夸张,我都觉得奇怪,像陈云贤提供了一个零成本,把我一个上市公司,把我从35亿销售额,我收购的时候是35亿的,这个公司不可能盈利的,假如公司只有35亿销售额是不可能开出2亿员工工资的。所以我们要提高利润,降低成本,唯一的途径就是降低成本,所以我当时采取了那个办法,就是不允许我们的采购商、采购人员跟供应商接触,你供应商报名,就是你来招标,我把我的东西都招标完了之后给供应商发出去,就是打包。

 

你报价多少,你最后一个报价的就获得这个定单,是70%,倒数第二个报价就获得30%,所以这样我把格林柯尔冰箱的成本降到48%,空调成本降到35%,这个情况下,科龙2002年销售额达到67个亿,也就是差不多比35个亿增加了67%了,这个情况下也就9000万的利润,所以家电行业是非常艰难的,也就是如果我不是加40%?50%的成本的话。

 

2002年还是会亏损的,这个是很简单的,不用去猜的,所以外界说的任何的东西都是瞎说的,我认为他是完全不懂企业的。他(指郎咸平)说的这些话,他对科龙是一窍不懂,他现在好,是一个明星,一个经纪人到处帮他收钱,一个经纪人就是你给我钱,我就帮你做广告代言。所以你这个样子,我不会让你去的,是没有意义的,跟一个明星争有什么意义?我就说刚才这个事。

 

第一条罪名就是虚报,刚才我已经说了,这个是立案动机不纯,最重要的一个就是撤销公司,说这个公司是犯罪,撤销了以后就自然有了。为什么这个阴谋受到挫败,我是2005年7月28号被抓,2005年8月9号这一天,有两个人找我说现在国务院决定,在全国工商联找国务院的情况下,国务院决定把这个卖给海信,所以就拿了海信的意向书让我告诉,看看怎么签字,然后那两个干部认为他们拿不到这个东西了,后来我就知道这个是当时主管项目的副总理批的。

 

黄副总理批的给海信,他们玩的所有的阴谋都失败了,所以在这个情况之下,他们就是正当买卖,www.tb8822.com,他们尽管告了我的虚报资本,但是他们没有改善撤销格林柯尔,所以这个公司就是后来我们卖股权的公司,这个挫败还是国务院领导在全国工商联的协调之下,就撤了,不然可能真的就撤了,并且把这个股权给政府。

 

第二条就是虚假财务报告,你们可能都已经不知道了7年前网络上很多的事情,我庭审的时候很多人反应这个事情,家电的货物压,压也好,就是说卖不掉肯定就退了,因为不退了谁买你的货,那么好,这就是属于压货销售,压货销售最大的好处,就是我可以把营销上的钱纳出来,所以这些压货销售是现在重大的营销方法,我们当时就有7个亿的退货。

 

在我们公司是很正常的,然后变成了就是虚假销售,然后抓了很多的证人,有一些证人温、藏30个小时,只要不说虚假销售就不放你。我看我们的律师就在指责这个证据还有没有效。你询问的时候到30个小时才放人家,这段时间,你进去以后首先把手机收了,不许人家跟家属联系,家属肯定完全的不知道已经被抓了。这是我出来以后,我听到最多的话。

 

到了20个小时的时候,你顶不住了,最后就是你想怎么写,我就怎么签字,这样的话,什么证据没有,就是这样的证据,你只不过证明我压货、退货罢了,这个怎么样,压货、退货是很正常的,我今年压了7个亿,明年退回来,我的财务报表把这个去掉,我明年还要补这7个亿,我把这个去了,明年干什么,所以没有一个人干这个蠢事,压货简单的方法就是我压黑你,然后你去卖。

 

卖的不成功你就退给我,这个是正常的,家电不是我一家,当时所有的网络上的文章都说这是个行业惯例,这个跟刑事案件一点关系都没有,虚假销售应该是我卖给一个公司,我根本就没有卖给他,这个是虚假的,就是事实上根本没有发生过,或者比如说举个例子,你卖了以后,价格居高,本来正常你卖的价格是这样的,高了,你卖了之后,私下没有卖,但是我们可能没有这样的事,所有的价格都是一样的,所以科龙在这个问题上,根本就是什么罪都没有。

 

特别是当时庭审的时候,给我们调查。这个情况下,(德勤)给我们说,财务报表有四个选择,我知道最后的一个选择就是说有指你的销售额,他们认为收钱,因为对方给的是商业成就过高,但是我们认为不会发生这样的,已经是到银行开了,我们不同意这个说法,最后说你不同意这个说法,我们就提保留意见,认为你的收回钱有风险,所以我们最后就说这7个亿的销售不算,你在报表上注成代销。这个是正常的,经常有这样的厂家,当然有一些大的经销商,也是可以做到这个程度的。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刘兴强连夜就派人去压迫这个审计师,www.tb8822.com,就告诉他,不选这第四个方案,一定选保留意见的方案,就是一定让他铸成了,本来是不接受这个的,对这个认为不合适,认为他不保险,至少不安全,他们倾向于把这个用代销,不算当年的销售额,然后第二年卖出的就算,我们当时就选这个方案,然后刘兴强就压迫,你如果这样做,我就处理你,所以最后(德勤)对政府的恐惧,出卖了我们,我们一年花6165万雇的审计行这样做觉得你很无耻。

 

我觉得在强权面前,或者在贪污武力利用人民给的权利,像一些大公司也是顶不住的,所以它选择的方案就是保留意见,什么样的保留意见呢?就是对这7个多亿的销售额,回款能不能把这个款要回来有保留意见,并没有说是虚假销售,他的证词也是这样提供给法院的,法院整个可能就应用于这个给我定罪我不知道。

 

大家看到都知道,我们给科龙钱是20.6个亿,大概中间有5.3个亿,也就是这是科龙欠我们5.3个亿,而吴风度文章披露的东西是非法,我相信他是从那儿抄下来的,这个是在我做牢之后公告的,这肯定是可信的,这是广东省委托就是这个报告,单项审计就是科龙欠我们3个多亿,所以在这个情况之下,这个罪名根本是无法成立的,广东省在7月15号,我知道是2005年的,2005年7月15号开这个会议,就是这个会议认为科龙是没有刑事责任的,在这个情况下,肯定抓不了我们,所以后来我知道的,

 

北京的一个律师人士跟我说,他们举报信是多少钱的,当时广东省一直跟我说,说叫我不要怕证监会,他们不能怎么样,因为郑少东是他们广东省出来的人,广东省派他们出的。当有人给他(范福春)1000万美金的时候,什么都发生变化了,我们查了以后,我们认为他的资金的事情应该发生郑少东那儿,如果不抓他,就不能调科龙的账。

 

所以就以这个理由来抓我,广东省也不能不抓,抓了以后就把这个调回来回来以后发生什么都没有,因为科龙只是个大担子,比如说像一些大的单子,每个单子都是几千万美金,人家跟我们的往来商务、银行的信用,我们拿他的定单就抵押到钱的,所以这个就是科龙公司拿到的,所以后来审计也是,美国审计就烦透了,美国科龙是一个很简单、很小的公司,不可能有几个亿,几千万美金的录用,一点可能都没有,十万美金都没有,我看吴风度的文章就是这个情况。因为知道这个情况的人很多,所以我想只要向有关的人了解一下,就可以了。

 

到这一分钟,广东省就去上了陈云贤和刘兴强的当。当时李春红很气愤的说,我们从来没有录用科龙公司,所以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他了,所以在这个情况之下,当时报到国务院的方案就是说,因为这个时候,海信已经托管了科龙8个月的时候,海信进一步的想降价,因为他认为他托管科龙,如果科龙旺季4月份,就完了,我当时欠银行的钱是8.5个亿。

 

这个是当时最高法院有一个处长来主管全国,把全国各地我们跟银行的签单都留了。这样报道国务院的方案就是说,因为科龙欠我们的钱,由顺德区政府先垫2个亿到9个亿,还清所有的跟科龙的贷款8.5个亿,这个钱不跟我要,先跟科龙讨论,就是科龙欠款我国的钱,比如说5.3个亿、4.78个亿,这个数据不同。

 

在这个情况下,先把2.2个亿还给政府,由科龙证券还给政府,然后再还给我们,国务院就批准了这个方案,这个方案我想国务院批准当然有国务院办案会议的想法,不过我明确的告诉大家,这个会议是向我传达了。不向我传达,我就不可能签,我不可能傻到那个地步去,当时国务院副会长柳泉在主持这个会议,当时他还说,这个案子,既然卖科龙股票,就是把所有的银行都还掉,这个就目的住副产程序,当时政府在这个会议上不能够强迫我签字,一定要我自愿出卖。

 

我听到这个时候就说我们伟大的国家,因为到高层就讲理,不讲理的就是像陈云贤、刘兴强这几个贪污污吏,这几个人是中国最邪恶的一批,他们很聪明绝顶,他们知道中国各种的空间和空间的度,他们利用这个做的非常的成功。我还讲,当然大家很忙可以先出去,不用在乎。在这个会议上,全国工商局就提出了,自然没有这一项。

 

虚报资本和虚假财务报表能够及时处理的话,也是可以判缓刑的,所以这个是不能成立的,对于我们所有的人取保候审,广东省表示坚决支持取保候审,广东省认为很恼火,认为上了某些人的当,他认为这个是个好办法,郑少东拿了1000万美金,所以郑少东就说一个胡话,说公安部反对,我听到这个当然要求先取保候审,然后我再签科龙转让协议。

 

当时跟我一同关押的有一个广东省的民营企业家,他认为我无罪说你不能签。当时我就听了他的话,他跟我关在一间牢房里,所以我就不签。不签了以后,广东省的代表找了我3次,我就是不签,我说你把我放出来,我哪怕到了派出所大门口我都可以签字。广东省他们自己没办法,就找全国工商联,全国工商联也是这个方案策划的,你去签字,副主席就专门去了一趟,跟我转达黄主席的话,说黄主席带了个口信给我,说这个取保候审是在国务院办公会议上形成了共识,因为这个全国工商联支持,公安部部反对,这个事情肯定算通过了,这个是肯定会办的,你要相信国务院党委会议,你不能拿这个取保候审签字。最后他要求我要表现出中国民营企业家的风度,我个人理解,我估计吴风度的名字就取自于这个地方,就是中国民营企业家不能有风度,有风度就住牢住7年,我看了这个人的文笔丰富的好,我觉得他讲的这些东西真的是余模杀生。

 

下面这个事情一直在保外,就是保不出来,后来公安就移交给了检察院,移交了就要司法科技鉴定,鉴定就找了科技公司,那个科技公司说我不敢做,为什么呢?广东省找的我们公司也有,这个报告有了,科龙在公告上也公告了签了是我的钱,24.6个亿是我们给他的钱,他还给我们的是20.6亿,这中间有3个亿的差别,这个时候垄断资金写不出来,所以找了好几家没人干。

 

深圳有一家是当时因为他们上市的时候有错,证监会抓到他的痛了,要处理他们,然后发到那一家了,当时很多人披露这个事,他们是证监会准备处理他们,所以这样我估计就跟他们有一个交易,就是说你只要做这个科技鉴定,我就放你一把,或者轻微处理,这家公司肯定就不敢不做这个鉴定,但是这些材料取了之后怎么敢做,所以就你拿7项。

 

我看了这些在一审上没有什么道理,好像就是提的,就是科龙你在这个当中提我我们这个科龙也不算,这个要求我想深圳这家公司也不敢。所以这家公司不敢就是不敢参加反的,所以他们找了三个没有资格鉴定师的人来鉴定这个报告,所以在我们这个庭审中间有一次,已经比这个,因为庭审公诉方可以有两次审理,每一次是两个月的时间。

 

有一天庭审的时候,我们的律师就提出来,说要把这个司法科技鉴定报告的三个人,三个会计师司法会计资格证书提到法庭上来,法庭认为这个是当然的,你怎么可以没有资格鉴定书,当时法官就说你们明天上午9点钟把这三个人的司法资格鉴定证书拿来,到第二天上午突然说延迟审理。

 

延迟审理一个月以后重新开庭,我才知道,这段时间律师也告诉我,他们延迟审理的目的是找两个有司法科技鉴定证书的人把这个重新补救一下,这样的话,还找这家公司,我估计还是有人给他们施加巨大的压力,就是派两个有司法资格证书的人把这个报告重新打印一遍,用它的名义兼制。所以庭审的时候,我认为中国律师,大家都知道,中国律师没什么用处,他们的能力不强。以下我讲的这一段,体现了中国律师并不差。

 

他们问的,这个报告是重新鉴定还是股权鉴定的,这是不可能的,所以他们咬着牙说他们是重新鉴定,重新鉴定这个时候我们的律师就问他,把这两个文章,你们这个司法会计鉴定用的时间是18天,你是重新鉴定当然应该也跟原来的没有关系,你重新鉴定的,你用了18天的时间,平均一天司法科技证书,而科龙出一份年审报告是付160万港币给德勤,你们两个人有那么大的天才,能够在一点一天出司法科技鉴定报告,来推翻德勤的审计报告吗?

 

然后我的律师把他的司法科技鉴定报告跟以前没有证书的三个人司法科技鉴定报告,随便翻一张都是一样的,所以这个就是抄的,所以法官就问他,你们就这么对待的。这两个是我们经历的,这个法官说的,你们认为你们经历了,他们说经历了,当时法官说的是,你们认为你们糊过去了,在这个情况下,法庭的一审判决,我给你们的一审判决、二审判决这里面法官所有证明我有罪的东西让你们自己看,这个是一审和二审判决都把16份司法科技鉴定报告白纸黑字的宣布无效。

 

这里面就是有一个问题,如果司法科技鉴定报无效,按照中国刑事诉讼法,你的证据面就是不全的,因为法官不是科技师,不要说证券的是科技师了,你怎么来判断我们这个是一个非常复杂的一个案子是构成了刑事犯罪呢,这是第一点,第二点你没有司法普及鉴定报告,你怎么能推翻我们提供的数据,就是说我们提供的是我有报告,我有德勤的审计报告。

 

二审的时候把这个也提供给法庭了,你怎么推翻这三个报告,你拿什么推翻这个?推翻科技师行业报告只能用司法科技鉴定,没有任何人有法律上的权利来推翻它,所以你不可能推翻这些报告,你就不可能证明我有罪,所以这个就是证据不足当即放人。

 

完全无罪,所以你们看一审、二审,上面写的东西就跟写小说似的,它写的东西,前面讲的,好像你看的感觉这个人无罪,最后两句加一个但是,这个是以前动的,不给他判刑是不足以维护法律尊严的,这两句跟前面是没有逻辑关系的,这说无罪,我现在把原文给了你,你们想看可以看,因为这个是拷下来的。

 

当时全国工商联看到一审判决有司法科技鉴定无效判决,就认为二审一定是宣布无罪,因为当时很难有一审判死缓,二审就是因为律师的努力把这个打掉了,所以二审宣布无罪,当即释放,所以工商联有这个例子在前面,就认为一定能判我们无罪,我本人也很有信心,因为我进去看了很多法律方面的书,你这个要封闭起来,不封闭起来你怎么敢判我的罪,有这么大的案子你敢判,所以我弟弟把判决书发到网上就给删掉了,我不明白,判决书应该是对我最不利的,应该说我是一个犯罪分子。

 

说我不利的,我放到网上你们都删掉了,肯定是你作贼心虚,所以这个案子是完全不能成立的,是完全所有的犯罪事实本身都不存在的。不是说有这个犯罪事实,我在那狡辩,这个我不知道,我没有参与,别人干的,所以我没有责任,不是这样的,我认为那样的话,反正我不会是这样无耻的人,我在庭审上,我们这个庭审没有任何人指证别人,大家都是认为这个罪名不能成立,根本就没有这个罪,所以9个人没有一个人认罪的,无人认罪。

 

这里面还有一个问题,有三个人关了一年半,关了一年半之后还给人缓刑两年,大家都知道,在看守所拘押一天是一天,你已经关了两年半,这个情况下,你还要判两年的缓刑,就是说你一直在外面没有服刑,给你一个缓刑,已经服完了两年半的刑你还给人一年,www.tb8822.com,还判了缓刑,因为缓刑你不能到别的公司当一个高级职员。

 

像我们抓的人至少都是财务总监,也就是说你缓刑期间不能当这个官,事实上他们不会工作,因为他们不会到一个小公司当一个普通的会计,所以这样一来,完全使这些人这两年的生计很困难,最后有个人因为这个事得了癌症去世了,所以我们这9个人剩下了8,还有一个人完全无罪,他被判了两年。

 

我给每个人打了电话,他们告诉我不敢来,没人敢来,他们肯定是冤案,就算是你一年、两年半,执行完了缓刑,就不算这个案子不能成立。就算这件事肯定都是冤枉的,都是有冤的,有冤不敢喊的话,我认为冤案古代有,未来可能也还会有,但是要真正有冤案都不敢出来喊的话,这恐怕就有什么东西不正常了,我想这个不正常一定是表明了这几个贪官污吏太邪恶、凶残了。我下面就是要证明他们怎么个凶残,他们怎么干的这个事情,怎么干成的。

 

我今天是什么话都会说的,什么真相都告诉大家,但是昨天我开采访我的记者,我说了两个小时,网络曝出来的时间只有十几分钟,也就是我曝的冤案的故事都没有,但是我还是理解他,因为在这个环境下不敢播,但是我要把这三个人是怎么干的跟大家说清楚。

文章关键字:weide8.com

所属于栏目:天博国际

上一篇:天长地久的友谊在哪   下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 2012-2014  http://www.aoshimisi.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版权由"www.tb8822.com"所有

友情链接: